可爱的图片,Q房网,五谷杂粮

三线好人,那曾经的芳华岁月


文 | 邓龙


楔子

三线,曾经是个艰苦环境的代名词。当年在“好人好马上三线”,tv9815“备战备荒为人民”的时代号召下,有四百万工人、干部、知识分子、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,打起背包,跋山涉水,来到祖国大西南、大西北的深山峡谷、大漠荒野,他们风餐露宿、背扛肩挑,用艰辛、血汗和生命,筑起了共和国的国防钢铁长城。半个世纪过去了,回首往事,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三线好人?


老照片:李运清与妻子夏范桃结婚纪念照


坐在我面前的两位年逾八旬的白发皓首老人,从他们洪亮话语和烁女人的性灼的精神头来看,这对一起走磁力云过钻石婚的老夫妇,比实际年纪要年轻些许。

这对老夫妇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三线建设,真正践行了三线人“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”的誓言。2017年农历正月,笔者应邀采访了两位三线老人,被他们的三线情结深深托尼盖12款经典发型感动。

从学徒工到秘密参加核工程建设

1948年的农历新年过后,年仅13岁的李运清从武汉近郊的黄陂县(今黄陂区)乡下来到武汉私人工厂当学徒,那时候的学徒先要学会伺候师傅。早上天麻麻亮就得起床烧水做饭,先给师傅沏上茶水,再给师傅倒好洗脸水,再就是去做早饭,等着师傅起床用餐。

这样的日子熬到第三年,即1951年,时年16岁的李运清学徒还没满师,这家私企却关酷狱忠魂门倒闭了,李运清不得不流落街头。他本可以跟着同伴回乡下去,但个性倔强的他觉得出来几年也没混出名堂,这样回去多没面子,于是,他留在武汉街头,继续四处找工作。李运清的坚持得到了回报,恰在此时,遇上武汉市劳动局为3303兵工厂代为招工,于是,李运清跟着200名学徒走进了中南军区3303兵工厂。那时劳动局为企业代为招工,并非硬性分配指标,用人企业在试用期满对学徒进行考核,考试合格的留下转正,不合格的退回去。一年后,当初进入3303工厂的两百名学徒经过严格考核,只留下一半人,剩余的一半退回社会。李运清又是幸运的,他被作为合格的职工留在3303厂,从此便与军工企业朝夕相伴了六十多邵美麟年了。

李运清当过私企学徒,受过窝囊气,遭遇过失业之苦,因此在新企业中勤奋工作,积极肯干,为人厚道,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调做事,低调做人。

1960年,李运清与老家青梅竹马的姑娘夏范上瘾床戏桃喜结良缘。当年,总后勤部科学院某军工厂急需技术人才,由于李运清的出色表现和过硬的业务水平(被评为6级电工企管王生产管理软件技术职称),新婚燕尔的他被总后勤部从武汉抽调来到北京代号309信箱的某军工厂。

1962年,李运清因为政治合格,技术过硬,做为军工厂的两名代表进入西北罗布泊,参加了中国核武器基地工程建设,并遵守对国家机密的保密承诺:“活着藏在心里,死了带进棺材里”。这段光荣的历史,几十年来他从未向任何人吐露过此事。

谁不想留在首都北京,可撇下家里的老婆婆谁管?

1965年,李运清喜得闺女,老李心里高兴的像吃了蜜,他多想天天陪着她们母女,可是北京的工作离不开。他一个人远在北京工作,家安在武汉乡里,夫妻分居,天各一方。每每下班回到宿舍,对家人对妻子和孩子的思念与日俱增,夫妻团聚的想法只能化作一封封家书,每年只有春节全家人才能团聚。为此,李运清多次打报告要求调回武汉3303厂,但309信箱的军工厂领导都没有批准。


50年代的老照片:曾经属于他们的芳华


那时候能在首都北京工作,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,包括现在也是一样。当年,位于北京309信箱的总后某军工厂属于保密单位优茶美奶茶,对人员调动管控很严,为防止泄露机密,工厂人员调动实行管控,想调进来非常难,想调出去更是难上难。

李运清的妻子夏范桃每年都要不辞辛劳地北上去首都309信箱的军工厂探亲,住上十天半月。夏范桃一来就找厂党委书记软磨硬泡要求调回丈关英雪夫,书记说要不你来做临时工,不就解决了团阴毛虫聚问题?谁不想留在首都北京,可是家里撇下老婆婆谁去伺候?夏范桃可不想背上不孝的名义。夏范桃不简单,虽然认不得几个字,但她当年可是黄陂县花可爱的图片,Q房网,五谷杂粮石乡有名的铁姑娘,还担任过大队的妇联主任。

夏范桃的父亲是1949年的老党员,解放前在武姜良栋汉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做香烟配料工作,武汉解放时候,老板吓跑了,按照地下党的要求他带领工人们保护烟草公司的厂房设备,直到人民政府来接管。他在烟厂干了一辈子,多次将调工资的指标让给家境困难的工友,自己八十年代退休后的工资还没有后进厂的学徒高,这样的父亲教出的子女能不优秀吗?

五十年代,为了支援老家的农业生产,夏父将自己工资带头捐献给生产队办水利,买种子农药。那年月买不到化肥,夏范桃就去烟厂动员父亲,说服厂领导,为队上低价购买烟厂的下脚料,作为有机肥料,拉了一车皮烟灰,倒进农田,当年连盛行乡里的蚂蟥都没有了,第二年庄稼喜获高产丰收,夏范桃功不可没。

时间一晃到了1968年,夏范桃又来北京探亲,这次她打定主意一定要想办法将爱人调回武汉,一家人好团聚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一次她打听到有个人的家属在朱歆昀309信箱单位,工作却在武汉3303厂,而且那个人与李运清一样都是电工。这一下,309信箱单位的领导终于同意双方对调。年底,夫妻俩终于在武汉3303厂团聚了。

那时候人的思想很单纯,即使首都北京也不稀罕,只恋着家乡。

副业搞得好,工作也有劲头

1969年,武汉3303厂。武汉的家刚刚焐热,三线建设的号角吹响了。李运清回家同爱人商量,厂里号召洪荒沧海支援三线建设,夏范桃啥也没说,埋头收拾行李,第二天就举家迁往郧阳地区(今十堰)均县(今丹江口市)的2385工程筹建处。


3602老厂遗址


1970年,均县2385筹建处。初来乍到的李运清一家经过一年的磨合,不但适应了鄂西北山区的生活,而且很快喜欢上了这里。原来,勤快的老李两口子看中了房前屋后的几块荒地,他莫菲蛋糕官网们利用工休时间,开荒种菜,养鸡养鸭,搞副业,改善一家五口的生活。

均县山高水长,森林覆盖率高,气温冬暖夏凉,非常适合居住。从此,李运清一家就在这里安下了小窝,过上田园牧歌般的清贫生活。

1973年,当幺女出生的时候,李运清一家已经七口人,上有老娘,下有四个儿女,一大家子人要吃饭,老李的担子不轻。这时,工厂领导考虑到老李家困难多,就安排夏范桃到食堂工作,一家人吃饭问题总算解决了。

采访中,李运清一直还在念叨说,在山里,副业搞得好,工作也有劲头,工作和副业两不耽误。他和爱人都是来自农村,没有别的嗜好,但他们对土地有一种说不出的挚爱。他俩喜欢种菜搞副业。春天的韭菜、土豆、包菜;夏天的瓜豆、苋菜、茄子;秋天的萝卜、白菜、芹菜;冬天的胡萝卜、菠菜和上海青,哪一样都少不了,哪一样都长的好。

老李夫妇用鸡鸭粪上菜园,用产出的菜叶喂鸡鸭,有时还到附近的堰塘里捞鱼虾、河蚌伺喂家禽,这样的生态种养循环模式带来的效益也是可观的,一家人青菜不用买,鸡蛋不用买,鸡鸭鱼肉不用买,自家吃的好,还能节省许多开支。

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在老李家的带动下,周围许多职工家属纷纷搞起副业,既合理利用了荒地资源,又解决了吃菜的问题。这在三线建设之初,几乎所有的三线厂都出现过这种事情,这是发扬南泥湾的精神——自力更生,丰衣足食。

后来当地老乡编了几句顺口溜,“军工厂里真奇怪,不学大庆学大寨,松树林子种白菜”。其实,当地老乡们的种菜手艺还赶不上军工厂的老李他们。

李运清和老伴不但在副业上搞的好,在工作上也是业务骨干。3602工厂二三工区需要建设两所配电室,他带着一班年轻的学徒工参加安装调试,没日没夜地干,直到安全交付使用。

1979年7月,经武汉军区后勤部工厂局批准,工厂自筹材料开始建设电影院,1981年主体完工,电影院内部线路、灯光、音响、电扇等安装调试工作交给了李运清所带的机电科电工班。当时没有安装图纸,自己设计自己安装。李运清白天扎在工地,晚上回家画图计算,一连搞了二十多天,终于在元旦前完成施工任务,交付使用。

从此,厂里的职工家属告别了露天电影院,不管刮风下雨都能观看电影了。

夏范桃在食堂上班做早点,经常夜里三四点就要起床去食堂发面做面点,为丰富职工家属的早餐,她苦干勤学,除了做好馒头、包子、花卷,还学会做欢喜坨、发糕等面点。不但自己做,还带徒弟,早出晚归,她在后勤食堂的工作表现,也是人人伸大拇指。

小孩就像一棵小树,不但要浇水施肥,还要勤管护

工作上严谨,家庭教育方面也严格。李运清对四个子女讲了四句话,“尊敬师长、热爱劳动、服从安排、要求进步”。要求他们上班提前10分钟到岗位,工作上不挑不拣,服从领导安排,积极进步。他经常不定期地回访四个孩子的工作,哪里做的不好,回家了就要开家庭会议,严厉批评,帮助孩子们改正错误。总之,他对子女要求就一个字——严,严厉的背后却是爱护。他经常讲小孩就像一棵小树,不但要浇水施肥,还要勤管护,莫让大风张宝庆菜瓜刮歪了。

严师出高徒,1990年代,他的四个子女有两个先后入党,两个儿子分别担任一、二车间的团支书,工作开展的很红火。四个儿女个个都是单位的业务尖子,即使后来工厂破产倒闭,他们外出打工,那也个个是私企老板手下的得力干将。


2017年李运清与妻子夏范桃合影


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捐助非亲非故的倒舍得,图个啥?

李运清和老伴在生活上保持着传统和节俭,在工厂效益好的时候,他们家有六个人工作,按说家境还算殷实,但在吃穿用方面却很“抠门”。能不花的尽量不花,能节省的尽量不浪费。但听说哪里闹水灾、地震等灾害,他们总能第一时间捐款捐物。

1998年,遭遇特大洪灾。长江、嫩江、松花江同时爆发百年一遇的洪灾,全国共有29个省(区、市)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,受灾最重的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黑龙江四省份。当时工厂号召全厂干群捐款捐物,支援灾区。李运清和老伴带头捐款600元,还发动四个子女到各自单位捐款。此事经当时的《郧阳日报》报道,引起不小的反响,但也有风凉话,看他们一家平时那么节俭,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捐助非亲非故的倒舍得,图个啥?

这话传到老李老俩口耳朵里,老俩人听过相视一笑,该干嘛还干嘛。后来汶川发生地震,退休后的老李和老伴又捐款捐物,支援灾区建设。做父母的表率作用促使四个孩子积极参与社会慈善活动,不管他们在哪个单位,只要有需要帮助的人,他们都会积极倡议。


全家福


青春芳华绽放在三线山区

上世纪九十年代,李运清夫妻俩相续退休,离开了战斗多年的工作岗位,后来随着总厂战略转移进了城。进城后仍然保持山里的好传统,对孩子们的教育不放松,经常唠叨他们,进城了也不能贪图享乐,工作上更要严格要求自己,生活上也不能大手大脚,该节俭的还是要节俭;遇到小区需要济贫帮困的事,老两口总是伸出援助之手。

2008年5月的一天,李运清夫妇在电视上看到四川汶川发生8.0级地震,震区路断房塌、人员伤亡,损失巨大。老两口看着电视眼泪直流,晚上就沸燃之箱召集四个子女开会,要求积极响应国家号召,为灾区捐款捐物。当时,老两口退休工资并不高,两人一商量还是拿出一部分退休工资,捐献给了灾区。后期,随着天气变冷,灾区缺衣缺被,他们又主动捐献棉衣棉被,这种持之以恒的扶危济困的正能量,现在已经很少见了。

眼前这两位面带慈祥的和善老人,用一生投身到鄂西三线建设中,他们得到什么呢?至今仍然住在军工社区的老房子里,家具基本上还是从山里带出来的,沙发还是那种老样式,狭小的客厅里摆着两只小马扎,迎面墙上贴着毛主席像,旁边挂着老相框,整齐地摆放着老照片,屋里挂着一只15魔胎降世瓦的灯泡……我被他们的节俭折服了。

从十六岁进入军工系统,他们的青春芳华绽放在建设三线的路上,苦啊累啊的话语,很少听见他们说出来,反倒听到他们多次提到“山里好搞副业,日子过得踏实”这样的话语。他们以苦为乐,过着平凡而踏实的人间天河简谱生活,到如今他们走过了近七十年的苦乐年华,始终与三线军工厂朝夕相处,从未离开。

岁月悠悠,长路漫漫,“献了青春献子孙,献了子孙献终身”,他们守卫着三线人的初心,践行了三线人的誓言,他们是三线好人。